主页

棉花糖小说网

迁藤界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见故人(二合一)

    似乎起风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从哪儿飘过来的乌云,掩盖了挂在苍穹之中的明月,一只黑鸟飞过,发出奇异的鸣叫,是不祥的预兆。

    慕酒酒拿着风月幽梦,严肃的看着前方,她的周围是闻渊,深沉的瞳孔中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身后的客栈起了大火,人们发出惊叫与哭喊声。

    慕酒酒心中焦急,可是她此时根本抽不空回去,因为她如今的周围围绕着数不清的灵兽。它们的瞳孔中大都是猩红色,嘴中发出低沉的怒吼,随时准备扑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躲了,出来吧。”闻渊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慕酒酒听了他的话心底疑惑,难道这前方还有人?

    闻渊静立,手中的云血剑在周围黑压压的环境之下,发出赤红色的光芒,仿佛要照亮天际。

    周围的岩石通通炸裂,风沙走石,一道凌冽的力量往前方激射而去——

    在前方的草木深处,一位穿着墨绿色的人影突然跃起,他看着前方的闻渊,神情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“当时从无尽之地出来之后,我一直在想你到底去了哪里,没有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和你见面。好久不见,罗成。”

    罗成听到这里没有说话,他瞳孔微缩,内心闪过一种难以置信的情绪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人竟然真的认识他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一开始他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,青曼在无尽之地被他家族派来的人害死后,他走投无路之下跟这黎寒去了血城,从此开始开启了另一种人生。

    后来有了力量,家族那些针对他,对他赶尽杀绝的人,都被他通通屠尽。

    若是事情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经过还好,可是就在前一段时间的几个夜晚,他开始不停的梦到当初在无尽之地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与之不同的是,他在里面结识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名为段千晓,而另一个便是眼前这位拿着剑的男子,他依稀记得,这人叫闻渊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只是以为自己难以割舍当初的记忆,并且当初青曼的死,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,但他总是隐隐有一种错觉,就像梦中发生的事情是真实存在过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,当初出现在他梦中的人竟然站在他的面前,并且能清晰的说出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了?他突然有一种玄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究竟什么是虚幻,又什么是现实?

    狂风袭来。

    闻渊的衣袍被风吹起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的罗成。当初闻渊便对他的御兽之力极有印象,只是当时对方只能够驱使一只两只的灵兽,没想到如今他的这项能力提升如此之多。

    而且成了自己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周围的灵兽发出低声的怒吼,闻渊将云血剑拿在手中,望着前方眼底似乎呈现些许迷茫之色的罗成,缓缓开口道:

    “当初青曼的死,应该另有隐情。若是没有猜错,是那个黑衣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罗成内心一震,在做那个梦之前,他对青曼是被家族的人杀死这件事深信不疑,可是在连续做了几天的梦后,他内心开始动摇。

    因为在里面巧合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是风中传来一道冷笑,有人开口道:“罗成,你怎么还不动手?别忘了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,一位男子以极快的速度掠来,那人带着嘲讽的笑意,目光中透露出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闻渊认得他。

    无尽之地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刚刚听了闻渊的话,罗成心中闪过一丝微妙,只是他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,他平静地问道:“你不是去找葛苏么,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她发的什么疯,不过杀了一个普通的蝼蚁罢了,竟然因此指责我?看来她离开这段时间,实力跟脑子同样退化了……”

    黎寒想起刚刚的事,眼底的不屑意味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围蓄势待发的灵兽,开口道:“在这儿愣着干什么,开始吧。解决了这两人,别忘了接下来还有任务。”

    阴沉的光线遮掩了罗成此时的神情,谁也不知道他如今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黎寒看着他此时的表现,眼神逐渐锋利起来:“别忘了上面对你的承诺,若是你想要青曼复活,那便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他嘲讽一笑:“你可是已经让她为你死过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罗成听到这话后,深深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浑身紧绷,之前的犹豫之色从他脸上消失。脸颊微收,一道尖锐的口哨声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随着这一声令下,无数只灵兽突然凭空掠起,径直冲向眼前的两人——

    “嗷嗷!”

    慕酒酒拔剑出鞘,数道白色的气旋往周围旋转而去,顿时击退了几只近距离凑过来的灵兽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数量实在是太多,无数只庞大的身影发出高声的怒吼,飞快的冲他们冲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慕酒酒不清楚,密林之中是否隐藏着更多的灵兽。

    闻渊与她一同出手,无数蕴含着凌厉的风刃穿过这些灵兽的身体,空气中弥漫着巨大的血腥味,伴随着巨兽的一声声哀嚎声,它们落在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前方的黎寒突然发出一声嘲讽的笑意。他很快的接近,衣袍挥动间,数道黑气瞬间出现,沿着前方的泥土,瞬间冲他们们袭来——

    慕酒酒此时正忙着出你身边的灵兽,突然感觉前方一道危险的气息,他豁然转头,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闻渊将他护在身后,一剑抵消了那道黑气后,凭空跃起,身边的云血剑发出耀眼的光芒,他暗色衣袍中奇异的纹路暗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接着,巨大的墨色弓箭出现在他的手中,他对准了前方的那个点,四箭齐发——

    不过是眨眼的瞬间,那箭便来到了黎寒的身前。他眼里闪过忌惮之色,刚想躲开,那弓箭却突然旋转出一个诡异的弧度,直冲他而来!

    血肉被撕裂的声音,热血四溅,黎寒单膝跪地,捂住自己身前的巨大伤口。

    可是即使是这样,他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忌惮,他望着身前的闻渊,嘴唇微张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罗成看到他这个样子,眼底闪过犹豫之色,最终,他从储物环中拿出一个墨色的药瓶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……只要有那些人在,再严重的伤口都能重新修复,快把那个拿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罗成眼底闪过一丝犹豫:“会不会太夸张了?要是使用那个,恐怕这周围的人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管那些蝼蚁的命做什么!?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处于劣势吗?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!”

    罗成沉默会儿,从储物环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珠子。里面有一丝血线在其中游移,看起来奇幻极了。

    黎寒一把躲过,眼底闪烁着近乎疯狂的神色,他将那珠子往前一扔,只听咔嚓一声,那珠子突然破碎,红色的雾气在灵兽之中突然爆炸!

    慕酒酒看着眼前的一幕,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,接着她便被无数灵兽的巨大怒吼声,震得头脑一炸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眼前灵兽的实力,正在以几何倍的速度增长,她它们眼底的血腥之色越发明显,身体开始膨胀,甚至一些的身上开始长出锋利的尖角。

    遭了,这些东西从小怪兽进化成哥斯拉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黎寒笑了,眼神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这座客栈被那熊熊烈火焚烧殆尽,人们的尖叫和哭声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一些人站在空地之上,看着眼前的烈火,眼里是深深的无措与无力。

    他们努力过了,可是无论是用水还是用泥土,都无法浇灭这团火焰。

    一些人的东西大多都在客栈内,而有些人的亲人甚至没有逃出来。

    人们正在悲痛之余,耳边却传来了低沉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到一些什么奇怪的声音?”一个人刚哭泣完,有些狐疑的望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并没有听他讲话,他伏在泥土之中,用力地捶着地面:“完了,全完了,我的东西都在里面,现在可怎么办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还未落,周围无数道黑影却悄然逼近。

    此时周围的人都发现不对劲儿了,身边闪烁着那些猩红光芒的,究竟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下一秒,一只只灵兽扑了过来,巨大的身形显露,人群之中爆发出更大的惊叫之声。

    人间混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边的喧嚣之声自然传到他们这边的耳朵里,慕酒酒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自身难保,更别说去救他们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着,无数只庞然大物向他们扑过来,慕酒酒身上全是鲜血,此时她狼狈不已,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闻渊站在她身边,从她的角度,能够看到他轻抿的唇。

    这时,闻渊感受到她的视线,百忙之中看了他她一眼。他发现了慕酒酒的衣裙间一片血迹,有些是灵兽的,有些是她的。

    他目光突然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手中的云血剑发出剑鸣之声,赤红色的血龙几乎照亮天际!在这道攻击之下,周围的灵兽都往后退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闻渊也趁此机会迅速向前,他的身形在夜空中几乎化作一道风,向罗成他们方向而去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无边夜色下,还有两道身影正在迅速逼近这边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的身形极为魁梧,另一道身形比较小,依稀看得出来那是一只灵狐,它正蹲在这人的肩上,身上的绒毛被狂风吹得凌乱。

    这魁梧的男子一直御剑而行,直到停留在一个山丘之上。

    从这边俯瞰下去,可以隐隐看到那边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这赤红色的小狐狸口吐人言,它瞅了瞅下面,开口道:“看来情况比想象中的糟糕啊。”

    男子闭上眼,像在细细探查下面的位置,半响他睁眼道:“若是没有猜错,下面应该还有很多暴乱的灵兽,而且方圆百里的灵兽似乎在被什么东西吸引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应该有办法,我身上还有苍穹伯伯给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它这么说,男子的心中定了定。

    “哎,若是苍穹伯伯在这儿,它吼一嗓子就能把这些灵兽镇压下来。只是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,苍穹伯伯回来以后就闭关了,我看到它受了好重的伤,我总感觉……它有事情瞒我们。”

    赤红色的小狐狸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苍穹神尾自有它的考量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边说一边心想:这小狐狸话也太多了。

    小狐狸似乎是个话唠,它继续道:“那天苍穹伯伯还带回来一只凤凰,我一看到它就气的慌,他什么也不会,只知道瞎喷火添乱,我们的房子都被它烧了一半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面无表情:“上次苍穹神尾不是解释了么,小凤凰身上有诅咒,现在它情况已经稳定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是讨厌它,而且……它还不会说话,只会那一两句,跟个没断奶的小孩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的确还年幼吧?你现在可别小看它,按照以往的经验,这小凤凰成年以后,它的力量会比想象中的惊人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听后目光转了转,心中打定主意,回去以后一定要多欺负它一会,要现在不趁着它小的时候欺负,等它长大了那就打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男子往着下方,目光之中浮现严肃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色的光芒绽放开来,宛如无数流星爆炸。

    无数灵兽化作齑粉,空气之中是粘稠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前方。

    闻渊持剑,眸中透露出一种令人心悸的冷厉。

    黎寒看着他,眼里是深深的震撼与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已经多久了?他已经很少这样狼狈过了。

    在刚刚的交手之中,他已经受了重伤,此时此刻,他知道他们并非是眼前之人的对手,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是知道这附近是有多少灵兽的,即使对方很强,但也有极限。在这样一波一波的攻击之下,他绝对支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黎寒刚露出笑意,突然发现苍穹中出现了一道光点,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慕酒酒与闻渊自然也感受到了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突然出现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她目光投过去的瞬间,神情突然顿住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。

    阿烈克。

    乐文

mianhuatang365.com

猜你喜欢

随便看看

申明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友互联网转载,不做任何商业行为操作。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通知rosejanemama#outlook.com,24小时内立即删除。